當前位置:首頁->中交新聞->深度報道
深度報道

“島主”煉成記

   來源:   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30日
  二公局秀山大橋錨碇總負責人仝增毅被稱為瓦窯門島的“島主”。說是島,其實瓦窯門島只是秀山側錨碇附近的一個小島礁,漲潮時就只能露出不到半個籃球場大小的尖角。
  仝增毅第一次登上瓦窯門島是2015年9月秀山大橋項目剛進場的時候。他帶領3名技術員和十幾個工人,帶著三個集裝箱,乘坐交通船登上了島,同時攜帶的還有桶裝水和小型發電機。
  秀山側錨碇施工要順利進行,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在這座小荒島上建成碼頭。然而,島的四周海水洶涌,大型船舶無法靠岸,施工材料無法送達。仝增毅發現低潮位時在海邊開挖2至3米深,再用墩袋裝滿混凝土,墩袋之間利用鋼筋連接形成整體,碼頭便可初步成形。“為了在低潮位的半個小時內完成一系列操作,就必須做好充分的前期準備工作,而且每天的低潮位出現的時間都不一樣,所以我們必須住在島上。”仝增毅說。
  人雖住下來了,吃飯卻成了問題,飯食得從項目部送到島上來。“想吃一口熱的都很難,就只有老干媽拌面條。每天的休閑時光就是幾個同事坐在島上聊天,施工便道的修建方案就是聊天聊出來的。”仝增毅笑著說。
  為了讓大型運輸船舶順利停靠,仝增毅還利用旋挖鉆在碼頭鉆了兩根入巖深度為2.5米的砼鋼管樁。鋼圍堰封底最主要的是海水不能侵入。住在島上時間久了,仝增毅和他的團隊逐漸掌握了潮水規律,“如果不把基巖和混凝土之間的沙子清理干凈,漲潮的時候海水把沙子沖走就會留下縫隙,海水就有了可乘之機。”他解釋說。為了做到基巖干凈,仝增毅用到了兩個神器——吸泥機和空壓機。
  仝增毅改良了一臺“迷你版”吸泥機,可以清理大多數泥沙。對于剩余的沙子,他們想方設法在封底之前用空壓機把它們吹出來,讓潮水帶走。經過檢驗,他們還發現,若是潮水太大,空壓機起不了作用,利用每天兩次高平潮到落潮期間的5個小時進行施工可以保證混凝土澆筑的質量。
  建橋四年,仝增毅在島上住了三年。瓦窯門島從原本3000平方米的小島,整平拓寬至近10000平方米;從荒無人煙,到同時有100多名建設者居住。項目還為島上接通了電纜、網絡和有線電視。當拌合站等施工機械的聲音在島上響起,伴隨著燈光和人來人往的交錯,這座原來空無一人的小島儼然變成了一座“現代化”的小村落。“瓦窯門島有點像我的孩子,我看著他一點點地變化。”仝增毅滿是感慨。
  如今,秀山大橋已經通車,仝增毅還是想回島上看一看。“有機會的話,一定要回去看看自己開拓出來的那片小天地。”

新网球王子ova第三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