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>中交新聞->人文
人文

只盡綿力報國慰心靈

   來源:   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2日
  對于大多數水規院人而言,“林大師”一直是一個傳說中的人物。因為要準備院里的一項重要活動,前不久,我有幸與大師進行了一次面對面的對話。
  那是一個周五的下午。窗外下著雨,林老就坐在我的對面,將這87年的漫長人生娓娓道來。我感覺自己一下子走進了時光隧道,那些艱辛、無奈、喜悅、難忘的過往,一下子撲面而來。
  今年87周歲的林雄威,1932年出生在上海,因抗日戰爭爆發,舉家逃難到了香港,后又輾轉到了廣東。他考入武漢大學水利系,趕上了中國第一個“五年計劃”,提前畢業后投身到交通建設事業當中,參與和負責了黃河、長江、珠江、松花江等一系列重要流域的航運規劃。
  很多人會覺得,像林大師這樣的老專家,一定是一名老黨員。但實際的情況是,他1952年第一次遞交入黨申請書,直到1984年,也就是在他52周歲的那年,才正式成為一名共產黨員。
  旅居美國的父親、國民黨高官的叔父、嫁給香港商人的姐姐,都曾成為阻礙青年林雄威進步的枷鎖。他至今都還記得,在學校組織討論入黨積極分子人選的前一天晚上,老師找他談話:“小林,因為你的家庭關系復雜,所以這次討論的人選沒有你。你以后就好好學習,做個老實人,為人民服務。”
  1956年,在美國打拼多年、終于站穩腳跟的父親給林雄威來信,讓他到美國一起生活,繼續讀書。但林雄威卻在回信中寫道:大學這幾年,國家每月補助我9塊錢,讓我順利完成學業。我要用我所學報效祖國。
  “不問暴風驟雨何時了,只盡綿力報國慰心靈。”這是林雄威當時在日記本里寫下的一句話。之后的幾十年里,他也一直用實干擔當為這句話做下最質樸注解:他主持編制和負責審查了全國沿海港口、內河航運、陸島運輸、船舶發展等多項規劃。尤其在葛洲壩船閘項目期間,他作為設計負責人之一,更是以新的計算方式、新的設計方案,使這個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。
  業務上的突出表現,讓林雄威在上世紀80年代初成為了水規院的總工程師。遞交32年的入黨申請書也終于有了回音。漫長的等待讓這位已年過半百的年輕黨員感觸良多,即便距離他正式入黨又過去了35年,可是每次說到此處,林老依舊心緒難平:“我老老實實做事,干干凈凈做人,的的確確經受住了32年的考驗。”
  別看林雄威在入黨、報效祖國這兩件事上較真兒,但面對個人利益,拿當下的話來講,他卻表現得特別“佛系”。林雄威勤勤懇懇了一輩子,幾乎從來沒有因為私事向組織開口,只有一次例外。
  上世紀90年代中期,水規院組織分房。林雄威的老伴常年身體不好,每次出門都得借助輪椅。當時他們家住4樓,沒有電梯,林雄威就給組織打了一個報告,希望可以分到一樓。但那個時候房源有限,院領導專門找到他說:“老林,這次一樓真的有困難,不過組織上一定會盡量幫你解決。”林雄威嘴上感謝院里的體諒,但私下里,卻偷偷地向分房委員會要回了那份申請,并且放棄了此次分房,自己花錢買下了一直住到現在的房子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完全沒有把自己的得失放在心上,還積極代表院里去協調此次分房的指標、房屋結算這些事。
  今年年初,林老被查出胰腺癌,院里的領導幾次去他家慰問。聽林老的老伴說,每次院里來人之前,他都要吃上一顆止痛片,把洗好的手絹放在身邊,希望以自己的最佳狀態向關心他的人表達尊重和感謝。
  質樸、低調、務實,埋頭苦干,默默綻放,這就是林老給我的全部感受。恰恰是這種質樸,讓人感嘆林老一生的專注和堅持。艱難斑駁了歲月,風霜刻深了皺紋,雖然眼前的林老已進入耄耋之年,但始終不變的,是他對黨、對國家那顆忠貞不渝、永不背叛的初心。

新网球王子ova第三季